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媒体·微视角 > 正文

记者团十年丨庆幸那时遇见你

发布时间: 2017-12-11   作者:闵哲   来源: 本站原创   浏览次数:

每当回忆起院报,我总会想到毕业前一天的那个下午,那天是2012年6月28日。那天下午,我跟青青相约去院报编辑部道别,因为第二天就要离校了。恰好杨浩然、李锋、程亮和邓伟强都在,临别之际,李晓洁编辑跟我们说了很多话,后来俊旭提议给我们拍照留念。于是拍下了很多珍贵的照片,照片上的我们一脸青涩,表情或开心,或认真。

大学4年,院报编辑部是我最爱去的地方,在这里,我收获了自信和友情,这些收获现在还在持续。

这间简单的办公室,谈笑有诗意,往来无白丁,是我的世外桃源。在那纪律严明的军校生活里,整个人的思想都快被捏成豆腐块了。唯有来到这里,我的思想得以解放,像驰骋的野马,用笔尖抒发千万种异想天开。

像一位智慧的母亲,院报接受了我们这些喜欢奇思妙想的孩子们,并且耐心教导。青青的文章总是写的充满诗情画意,跟程亮强强联合出品的人物通讯每次都惊艳登场,李晓洁编辑还打趣说俩人应该成立个组合,名字就叫“亮青青”。薛浩然的“浩然映像”陪伴了那个时候警院人的成长,还记得他的第一幅作品“牛奶草莓”静物拍摄。蜀西的照片也拍得很好,有一次去卢沟桥采风回来,他拍了一张奶奶和孙女互相凝视的照片,李编辑让大家帮这幅照片想个名字,后来大家给定了“暖”,回想起来记忆深刻。

犹记得第一次自己去院报送稿子的情形,没有任何新闻写作经历的我拿着依葫芦画瓢来的一篇新闻稿,走到编辑室门口,左右徘徊,不敢敲门。胆怯萦绕着我,担心被退稿,担心被批评。手里捧得稿件仿佛有千钧重。

刚刚入校的那段时间,我们总是被批评,训练场上被班长批评,回到队里被队长批评,路上走着会有纠察大哥冒出来拦路批评,对于一个懵懵懂懂经过高考来到部队的我来说,每天简直是噩梦。

后来我还是推开门走进去,向编辑“推销”自己的稿件。李晓洁编辑很认真,她看了稿件,没有做点评,而是认真告诉我如何去发现新闻,培养新闻敏感性,然后才是如何写好新闻。

到现在,我都庆幸自己敲开了那扇门。

那里有认真的李编辑,活泼的吴晓姐姐,可爱的武荣编辑,有着自己独特的睥睨一世眼神的通哥,每次选择给谁投稿,总会接受到不同的教诲。还有一群风华正茂、心怀梦想的伙伴,一起谈天说地,一起出游采风,我们一步一步共同成长。

 

后来我陆陆续续在《武警学院报》上发表了一些文章,有些读者竟误以为我是男生,哭笑不得的我,谁让自己叫了个大男生的名字。在文字里,我慢慢的找到了些许慰藉,人也慢慢变得开朗起来,军校的日子似乎也并不完全是灰暗的了。那时候的生活,清澈纯净,就像北方秋季的高空,天真蓝啊,走进去好像就能融化在其中。

毕业后,我们散落天涯,大部分人从事了跟文字有关的工作。只是,再也没有那么一群人的陪伴。曾有一段时间,我非常不适应,渴望陪伴,渴望同行,而最终明白,人生的很多路注定要自己走的。有些人,有些事,都只能发生在一个特定的时段,而人生的每个阶段,都有她独特的美丽。

跟院报的学弟聊天,他说李编辑称我们那一届的记者团是院报的“黄金时代”。我想,那不仅仅是院报的黄金时代,也是我人生的黄金时代啊。

犹记得,恰同学少年,风华正茂;书生意气,挥斥方遒。5载光阴一瞬间,唯想轻轻道一句:院报,庆幸那时遇见你。

(本文作者为2012级边防系七队学员,在校期间为《武警学院报》学生记者团记者,现任职于陕西省公安边防总队。)

Copyright © 2007-2016 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学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