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习作选登 > 正文

你是锦瑟,我为流年

发布时间: 2018-02-27   单位:政治工作系七队  作者:汪文婷   浏览次数:

烟花一样寂寞的女子,月光一样骄傲的女子,沙漠一样荒凉的女子,白落梅这样形容她-----三毛,一个传奇的女子。以她自己的方式活在这尘世,又选择亲手结束自己的生命,满足的死去。她这一生,都在行走,看不同景,遇不同人,或刻骨铭心,或轻描淡写,她的世界,也曾有过良辰美景,有过锦瑟年华,却没有地老天荒,她带着这种残缺的美,一个人独步天涯。

人生,就是一场又一场的相逢。

驿路策马,长亭短憩,一回眸,一驻足,就可能是一场相逢,相逢只一瞬,却需要各自的生命,山一程,水一程,风一程,雨一程,马不停蹄的走很长很长的时间。

于万千的人群中,于无涯际的时光里,一个人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,恰巧奔赴到你的人生中来,是几分命运,也是几分注定。所以,每一场相逢,不必去说对与错,只需知道,就是这个人,注定要成为你生活的一部分,也终将要组成你的世界。

三毛的世界:文字,撒哈拉,荷西。

文字,是三毛心灵的慰藉。自小,她便是一个孤僻的女孩,始终活在自己的世界中,一个三岁孩童,不去和同伴玩捉迷藏,不去院子里荡秋千,偏生喜爱钻进书馆里,对着窗外的梧桐,和清风一起识字,在书院里耕耘春秋,如流云飞逝,无影无踪。是文字,让她邂逅鲁迅,巴金,茅盾,老舍,郁达夫,冰心等名人;是文字,让她走进红楼,从此便再也无法割舍;是文字,让她在浩渺无际的沙漠里,记录它的暮色温柔,它的天崩地裂。文字,作为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存在而存在着,正是文字,让她留下许多传世经典。

撒哈拉,是三毛出行的皈依。她去沙漠的本意,只是寻前世乡愁,背一个空寂行囊,消磨碌碌光阴,做一个无为之人,殊不知,大漠留给自己的,或是自己留给大漠的,却最为刻骨铭心。大漠风光,时而沉默安静,柔情万种;时而风沙漫天,悲壮苍凉。几年光阴,已是酸甜苦辣皆尝遍。七年的沙漠生活,她得到过,也失去过,但总归,是难以割舍的存在。

荷西,是三毛永恒的记忆。三毛,荷西,两个执着的人,在沙漠里牵手,他们曾用六年的时间错过,又用七年的时间相爱相倚,再用一生的时间别离。惊鸿一瞥,荷西便瞬间爱上了这个黑头发,黑眼睛的东方女子,他以西班牙人固有的热情追求着三毛,但三毛那颗破碎的心还未愈合,又怎会轻易应允他的承诺?那个夜,特别的冷,寒风入骨,三毛对荷西说的话,冷漠又决绝,荷西的心,冰冻在这个寒夜里,许多年以后,才融化,苏醒。六年的别离终于换来了七年的朝夕相伴,沙漠中,两个孤独的人紧紧依偎,说好的一辈子却终究是失约了,荷西的死成为三毛心中永远的伤疤,抹不去亦忘不掉。

三毛的一生,都在流浪,都在拾荒,在最美的年华,遇见最好的男子,他为她笑傲风云,她为他红颜尽欢。

卸下半生行囊,把人世风尘关在门外,简约活着,温暖相依。从今后,你是锦瑟,我为流年。